维修七年仍 “纸上谈兵”,千年白塔快塌,到底
发布时间:2020-04-27 15:38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春暖花开的今日,微博上一个热搜千年辽代白塔快塌了让笔者内心有些许悲凉。 还有惊诧,塔的可怜境遇与其身份并非那么匹配,它可是全国重点文保单位。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,其维

   春暖花开的今日,微博上一个热搜“千年辽代白塔快塌了”让笔者内心有些许悲凉。 还有惊诧,塔的可怜境遇与其身份并非那么匹配,它可是全国重点文保单位。

  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,其维修工作已长达七年,却仍停留于“一纸空谈”。 此塔位于赤峰市敖汉旗,正名“武安州白塔”,俗称“白塔”,建于辽代早期。 佛塔八角密檐式,塔檐残存十一级,残高三十六米,塔座每边长六点二米,塔身南、北、东、西面为佛龛,其余四面为砖雕紧棂窗。

   正南面佛龛已残破无存,露出圆形空腹。

   塔檐向上斜收较大,第一层檐和第二层檐均为仿木结构斗拱承檐,第三层檐及以上为叠涩式承檐。

   这座白塔,是现存始建年代最早、最具辽中期特色的空心式砖塔,同时还是唯一一座采用穹顶式佛龛的现存辽塔,研究价值颇高。

   该塔现状如何?远远观之,气势恢宏,雄风犹存。

   但一旦走近便开始心痛,十八道黑缝、上百个黑孔,因常年风吹塔身西斜,坑坑洼洼,残破不堪,时不时有砖块坠下。 在新华社的报道中,住在白塔脚下多年的农民李成仪担忧地说:“这塔恐怕不中了。

   随时可能塌。

   一年?十年?一场大雨可能说塌就塌!”古建保护,从来都是在与时间抗衡,与自然赛跑。 维修审批过于漫长、低效,很明显让珍贵遗产输得溃不成军。 武安州白塔正是如此。 从2016年加固工程立项获得国家批复,白塔一直在“纸上”修了七年,至今仍未动工。

   新华社报道中这样写道,早在2016年,国家文物局就在《关于武安州遗址—武安州塔保护加固工程立项的批复》中,同意白塔的修缮工作。 可之后迟迟不见内蒙古启动维修,直到2018年白塔的处境被媒体报道引发关注,敖汉旗方面才回应“不知道工程立项在2016年时就通过了”。 2018开始,敖汉旗终于着手起草维修方案,但逐级向自治区上报了2次《武安州遗址—武安州塔保护维修方案》,都接连被第三方评审打回修改,截至目前修缮仍未开始。

   白塔维修方案迟迟未通过,除方案本身有待完善,也与第三方评审专家组成员换来换去、意见层出不穷有关系。 第一版方案提交后,因为专家组成员持有不同意见,最终未能通过。 然而,按照专家意见修改并提交的第二版方案,却再次被专家组否决。

   另外,老百姓们的文保意识也不怎么到位。

   谁家盖房盖猪圈,就去塔上扒拉一堆砖块;日常烧香拜佛者也不在少数,熏黑的墙壁、废弃的酒瓶、遍地的炮皮……这个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失去了它本该有的“体面”。 王小波说过,真古迹使人留恋之处,在于它经历沧桑直至如今。

   在它身边生活,你才会觉得历史至今还活着。

   那就让活着的历史晚一点逝去吧。

   既如此,白塔保护,就只有三字真言:快!快!快!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